•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民事权利冲突探析----表见权利规则

作者:广铁中院 余树林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5-01-28 浏览次数:14129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内容提要:

传统民法理论认为,物权与债权是不相交的并列关系,物权为绝对权利,债权为相对权利;物权法保护财产静态安全,债权法保护财产的动态安全,物权法是债权法的基础;权利冲突的解决方法是适用物权优先于债权、物权的优先效力以及善意取得等制度。本文认为,民事财产法律关系总是与权利人、义务人以及一定的客观利益(即权利的客体,可统一为“物”)同时存在。权利既是对人之权利,又是对“物”(作为权利客体的客观利益)之权利,既是物权又是债权,即具有债、物二象性。根据主、客观性质不同,权利可划分为主观权利和客观权利。权利既是物权又是债权,故债权可划分为主观债权和客观债权,物权可划分为主观物权和客观物权。现有债权法的本质为权利变动法,其内容包括主体变动(包括债权转让、债务转移)和客体变动(如权利的内容因部分履行而减少)。物权法的的本质为两个或多个权利冲突法,物权法的根本任务就是解释权利冲突的产生的原因并提出解决思路。

主观权利的存在是导致权利冲突产生的最初条件,善意第三人的信赖利益和交易安全是权利冲突产生的根本原因。权利的真实状况(真实权利、主观权利)和外观状况(表见权利、形式权利)不一致是导致权利冲突产生的最初原因,具体即是指“有名无实”的无权占有。从不知情的善意第三人之角度看,仅能看到占有事实,并推定对物之权利归占有人享有,不妨称之为对物之表见权利(形式权利),或称表见物权(形式权利)。表见物权具有广泛的弹性,体现于两大规则:一是表见物权的可证否规则,即真正权利人可通过举证将其主观权利客观化,从而证否表见物权;二是表见物权的可固化规则,即为保护交易安全和善意第三人之信赖利益,将该表见物权(或称形式权利,其实质为无权占有)拟制地认定为有效物权,导致无中生有的现象出现。两大表见权利规则分别独立适用,互不排斥,且具有普遍效力,从而造成对物之权利冲突。

最后,本文以无权处分中原权利人和善意买受人的权利冲突为例,对一般情形下的平等保护原则和例外情形下的善意优先恶意原则、公示/占有优先原则、社会成本最小化、社会效益最大化、现状优先原则、最密切联系、出价高者得、远利优先原则等八大优先保护原则进行说明。

全文共约7000字。

关键词:权利、客观化、权利冲突、表见权利规则

一、民事权利(仅限民事财产权利)

(一)主观(/无)、客观、物

主、客观之区分是在特定时间和地点站在特定叙述主体之视角而言的。存在即是被感知。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能被叙述主体感知的范畴则属于客观存在/绝对存在/物质/物,而不能被叙述主体感知的范畴则属于主观存在/相对存在/寂然状态的存在/不存在/无。

例如我们常说,某人头脑之中的思想属于主观,现场事物属于客观,这是站在处于该现场的公众之主体角度而言的,某人的思想不能被现场公众直接感知故称为主观,而现场事物被现场公众直接感知故为客观。又如,和叙述主体处于同一现场的思考者,其头脑中的思想尚未被叙述主体感知时,站在叙述主体之角度而言为主观/寂然存在/不存在/无,但对该思想者而言则为可感知的客观之物(如知识产权);该思想者一旦将其思想通过语言文字或其他方式公开,被叙述主体感知,则对叙述主体变为客观(/无体物)。再如,叙述主体并不知晓的另一现场的特定物,对当地人而言为客观之物,但对叙述主体而言则属于主观之物/无;待叙述主体去到该现场感知了该物,则该物对叙述主体则变为客观之物。对全知全能的上帝而言,一切皆为可感知的客观存在。

原本对叙述主体而言的主观存在,一旦通过某种方法让叙述主体得以感知,即变成一种客观存在,这就是主观存在的客观化过程和现象。主观可以客观化为客观,主观具有相对性,而客观具有绝对性。

主观之物对叙述主体尚未感知亦不可言说的,仅为了表达方便勉强为之。主观存在是寂然状态之物/不存在之物/无,客观存在方可称之为物。我们知道,有体物称之为物很好理解,而无体物是否亦是客观之物?对叙述主体而言,主观性质的无体物原本属于不能感知的存在/主观存在/寂然存在/不存在/无,但是借助一定的形式和载体让叙述主体能够感知,便能客观化为客观之无体物,具有客观实在性,可以称之为物。

(二)权利的客体----物(相对确定的客观利益)

权利具有非常广泛的内涵和外延,其最基本含义体现在民事法律关系之中,即作为民事法律关系之内容之权利。尽管人们对民事权利的本质认识不一,但民事权利总是与一定的利益联系在一起的。法律以维护社会秩序稳定为目的,故尽量维护现有客观利益占有之格局,人要想改变现有客观利益占有格局,争取更大的客观利益,就必须首先取得相应权利。所以,权利具有某种运动趋势或称张力,总是试图改变现有客观利益之占有状况,且权利总是与一定的客观利益相连系。根据前文之分析,这里的“一定的客观利益”可称之为物(仅指客观之物,主观不可称之为物)。笔者对权利的定义是,权利是民事法律关系中权利人享有的令义务人转移占有一定的客观利益/物至权利人处的法律依据和自由。

这里的物(仅指客观之物,而非主观之物),即为权利的客体。传统民法理论认为,权利的客体主要包括以下四类:物、行为、知识产品(也称智力成果)和人身利益。笔者则认为,需要强调的是,权利的客体必须为客观性质,而不包括主观范畴。在上述四类客体之中,物和人身利益自可理解为自然存在的有体物和无体物,均属客观范畴。而行为和知识产品为人所创造的主观事物,在尚未客观化之时,尚不得成为权利的客体。举例说明如下:如运输合同中承运人的运输服务行为是托运人享有权利的客体,该运输服务行为一定是通过一定的形式和载体让托运人感知即客观化了的行为,如合同约定明确的运输路线和方式、包装标准等,如果托运人不能感知该运输行为及相应标准,难谓托运人存在该权利。这里的客观化了的行为和知识产品可视为无体物。

综上,权利的这些客体,均可统一为物(仅指客观之物,不包括主观之物),既包括自然存在的有体物和无体物,也包括客观化了的人们创造的无体物。在这个意义上而言,权利都同时包含着对人关系和对物关系,其中对人之权利谓债权,对物之权利谓物权。债权和物权不是不相交的并列关系,而是完全重合的一体两面的关系。所以权利、债权、物权是多面一体之关系,笔者称之为权利的债、物二象性。

(三)权利既是物权又是债权

最简单最常见的民事法律关系莫过于有体物的归属与占有相分离的状态。在权利人之角度来看,权利人令无权占有人交付特定物的法律自由,称为权利。该权利既是对人之权利(债权),又是对物之权利(物权)。在此情形下,不难理解权利、债权、物权均是一体多面的关系,具有同一性。如何理解所谓的绝对物权法律关系中的债、物二象性呢?例如权利人自行生产并占有了某一特定物,或债权人取得占有了特定物,按照传统民法理论,认为此时权利人仍享有物权(绝对物权),但债权(相对债权)已消灭,此时权利、债权和物权似乎并不同时成立。笔者认为,一方面,民事法律关系中的权利是为了改变客观利益的占有格局而设,否则就不能称之为权利。权利人占有特定物时,第三人尚未侵犯或现实危险尚未发生时,难谓其享有请求不得侵犯和排除妨害之权利,故权利人有权占有特定物可看作一个客观事实,而不存在任何的显性民事法律关系和权利。另一方面,权利人有权占有特定物也可视为存在潜在的(隐性的)的民事法律关系。从极限思维的角度来看,该权利可理解为权利人和无权占有人无限接近下的权利人对物之权利,其中仍存在对人之权利,只是因债权人和债务人无限接近而重合,对等的债权债务混同于一人且同时存在而尚未消灭,故为权利人对自己之权利。

以有体物为例来说明物权不同于作为其客体的有体物本身。物权即对物之权利可视为一条连接在权利人和有体物之间的橡皮筋,该橡皮筋即物权,具有某种张力和运动趋势,该橡皮筋明显不同于作为作为物权客体的有体物本身。该橡皮筋在被公示之前,对于第三人而言为主观物权(其性质为无),而公示之后,其性质为客观物权/无体物。在权利人取得占有该特定有体物即权利实现的过程,就是该橡皮筋无限缩短的过程,最后其长度无限接近于0。此时,有人说该橡皮筋(物权)消失不存在,也有人说该橡皮筋(物权)仍然存在(只是长度无限接近于0)。笔者认为两种语言描述方法不同,但表达的含义完全一致,同时成立。所以说人占有特定物既可视为一种纯粹的事实,不存在权利和民事法律关系;也可视为仍然存在权利和民事法律关系(是权利人对自己,而非对自己之外的不特定第三人的权利)。

(四)主观权利和客观权利。

权利首先是一种主观存在(无),不能直接被人感知,亦不可言说。但主观权利(勉强称之为权利)通过某种方法让叙述主体得以感知,即可客观化为客观权利,或称绝对权利。客观权利与主观权利内容完全相同,但本质完全不同。从二者内容来看,客观权利可视为客观化之主观权利,二者内容完全一致;但从其本质来看,主观权利的本质为无,而客观权利的本质为物(无体物)。

举例来说,对第三人而言原本属于主观性质的权利,一旦通过某种方法向该第三人公示让其能够感知,即可成为客观事物,即绝对权利,如商品房销售中买受人之权利经过预告登记,即称为客观权利,即所谓的“债权物权化”之现象。又如第三人未感知的视为主观性质的债权,对知晓该权利的债的双方主体而言为客观债权。再如,我们常说权利具有不可侵性,这里的权利是指向行为人公示后的客观权利,若是对行为人尚不能感知的主观权利,自然不能要求其不可侵害。债权是否具有不可侵性?客观债权具有不可侵性,而主观债权难言不可侵性。

为何许多人认为客观权利之内容包含并超出主观权利之内容呢?其中的原因是,许多人容易受直观感觉的误导,将公示无体物之载体作为无体物本身之内容或要素,这是不正确的。例如占有系主观物权的客观化之方法和载体,该权利在客观化前后其内容并未发生改变,只是公示之后其性质由主观变为客观,由无变为物(存在/有)。这就如同债券系债权之公示方法和载体,并非债权之内容,尚未被第三人感知的主观债权无法转让或质押,但通过债券这个形式和载体即可对该第三人客观化为无体物,可以向第三人转让、质押。

(五)物权的含义和分类

物权具有如下两种含义:一是绝对权利/物性权利,即具有物的属性,具有客观实在性的权利,或称真实权利、客观权利、实在权利。这里的物,其含义为物质/存在/客观实在,系与主观/无相对的概念。传统物权理论称物权为绝对权利,即是采用此种含义。在物性权利即绝对权利的意义上,物权即是指绝对物权(/绝对债权)。二是对物之权利,即表达人对物之关系,同时其中暗含着人与人之关系。根据权利的主、客观性质区分原则可知,对物之权利包括主观性质的对物之权利和客观性质对物之权利。可见,在对物之权利的意义上,物权包括主观物权(/主观债权)和客观物权(/客观债权)。从物权概念产生的过程来看,物权作为表达人与物之关系的概念,应当解释为对物之权利,而不应解释为物性权利/绝对权利。物权依其主、客观性质可划分为主观物权和客观物权。一、主观(/相对)物权,或称意定物权、本权。主观(/相对)物权即权利人请求占有特定物的法律根据,属于主观范畴。债权意思主义物权变动模式中认为,物权变动仅需当事人合意即可导致,不以转移占有为客观要件,这里的物权即指主观(/相对)物权。在相对物权的意义上,一物之上可以存在多个物权,并且这些权利互相冲突,导致产生物权纠纷。二是客观(/绝对)物权,或称实在物权、现实物权。我国物权法所规定的物权概念即是指此种含义。客观(/绝对)物权是指权利人不仅取得主观(/相对)物权,而且必须通过一定的形式或载体,如占有公示让该主观权利客观化。债权形式主义物权变动模式认为,物权变动除了债权合意要件以外,还必须履行登记或交付的法定方式。这里的物权即指客观(/绝对)物权。在绝对物权的意义上,一物之上仅能存在一个物权,即一物一权原则,而不承认一物多权和物权冲突。


二、权利冲突之产生----表见权利规则

(一)表见权利

若将主观物权称为实(实质、内容),而将权利公示方法称为名(名义、形式),主观物权可表述为有实无名,而客观物权为有实有名。实名一致是我们追求的理想状态,但我们往往处于实名不一致的现实之中。这样,我们知道,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有名无实,即无权占有,笔者称之为表见权利,或称形式物权。

在权利人和义务人内部来看,无权占有仅是一种事实,不能称之为权利。但从不知情的善意第三人之角度来看,其不知晓权利的真实状况,仅能看到权利的外观状况,推定占有人对特定物享有权利,并称占有人对特定物之关系为表见权利,或称形式物权。物权行为理论中的物权即是指表见权利:虽然从债的双方主体来看,物权行为是不存在的,而且是荒谬的。但若能跳出二人语境,从第三人之角度来看问题,将物权解释为表见权利,则物权行为的独立性、无因性理论确有其合理性。

(二)表见权利规则。

表见权利具有广泛的弹性或称不确定性,具体体现于以下两大规则:

1.表见权利可证否规则(占有的有权推定可证否规则)。表见权利仅系推定成立的权利,随时可以被真正权利人证否,笔者称之为表见权利的证否规则。其含义是:真正权利人之物权对不知情的善意买受人而言为主观物权;事后在诉讼中若真正权利举证证实其于善意第三人与占有人交易之时对特定物已享有物权,则对该善意第三人和现场观众而言,该真正权利人之权利得以客观化为客观权利,而占有人享有的表见权利相应被证否为无权占有。

2.表见权利可固化规则----狭义的表见权利规则。特定物由无权占有人而非真正权利人占有时,善意第三人根据占有之有权推定规则,相信该无权占有人享有对物之权利,与之发生交易,并已支付公平对价,法律为了保户交易安全和善意第三人之信赖利益,将交易时无权占有人享有的表见权利固化为真实物权,从而善意第三人根据交易受让之物权有效,笔者称之为表见权利的固化规则。至于其成立的理由,同现有物权理论中的公示公信原则、善意取得制度等,其中最关键的理由是:占有的权利推定规则;保障交易安全和善意第三人之信赖利益等,笔者不再赘述。

可见,表见权利固化规则的适用是需要符合其特殊条件的:1.第三人在交易时对真正权利不知情即为善意,在交易之后才知情的不能认定为恶意;2.交易时无权占有人即出卖人已占有特定物,若交易之后出卖人才取得无权占有的,则不能适用;3.合同有效且善意买受人支付了合理对价,若果是合同无效或者无偿赠与则不能适用。从上述分析可知,表见权利固化规则适用的结果是,法律在无权占有人处拟制创设了一个新的物权,实现了无中生有的奇妙变化,导致了一物多权现象的出现称为可能。

(三)权利冲突的产生----两大表见权利规则的同时适用

问题的难点在于,上述两个规则在同一个案件中是择一适用,还是可以同时适用?许多人认为这两个规则是矛盾的,因为前一规则中认定占有人为无权占有,后一规则中认定占有人为有权占有,故两个规则存在矛盾,只能择一而用。笔者的结论是,可以同时适用。两大表见权利规则在不同法律关系中分别独立适用,互不影响,且具有普遍效力,各方主体均应认可和服从,故该两个规则在同一案件中是可以同时适用的。

事实上,正是占有的有权推定规则和表见权利规则的同时适用,才导致法律在承认真正权利人的对物之权利的同时,从无权占有中拟制出一个新的对物之权利并为善意第三人受让之,导致善意第三人与真正权利人对同一特定物存在的权利发生冲突,从而产生对物之权利冲突。可见,物权冲突的本质是两个对物债权之冲突。债权法律关系为单一的民事法律关系,而物权法律关系是以特定物为连接点或称交点的两个或多个相互冲突的债权法律关系复合而成,为复合的民事法律关系。在此意义上,传统概念中的债权法为单一权利变动法,而物权法为多个权利冲突法,物权法以债权法为基础。


三、权利冲突之解决原则探析

权利冲突及其解决方法分为平等保护原则和优先保护原则,后者主要适用对象是基于某种正当事由赋予部分权利以优先效力。1.平等保护原则。笔者的结论是善意买受人代表动态交易安全,而真正权利人代表静态现状安全,二者均为有效权利,原则上应予平等保护。为了方便理解无权处分中真正权利人和善意买受人的平等地位,可对一物二卖和无权处分的关系进行比较分析:若将一物二卖中的第一买受人看成是真正权利人,出卖人在第二次出卖标的物时即为无权处分人,第二买受人即为善意买受第三人。因一物二卖中对两个买受人的物权是同时承认和平等保护的,故无权处分中真正权利人和善意第三人的物权亦应同时承认并予以平等保护。2.优先保护原则。笔者认为至少存在以下优先原则:善意优先原则、公示优先原则、社会效益最大化(/社会成本最小化)原则、维持现状优先原则、最密切联系原则、远利优先保护原则、价高优先原则等优先保护原则,并试以无权处分为例,予以简要说明。

【无权处分】设有真正权利人A、无权占有人B(特定物W)、第三人C,C与无权占有人B签订买卖W之协议并已支付价款,但未交付即被A发现引发纠纷,该如何处理A和C之权利冲突?

1.若A之权利已向C公示或告知(此时A之权利对C为客观权利),C明知B为无权占有,不属于善意第三人,也无需保护其期待利益和交易安全,则不适用表见权利可固化规则,C不能从B处受让取得有效权利,A之权利可得到优先保护。从结果上看,善意人A之权利优先于恶意人C之权利受到保护,简称为善意优先原则。

2.从真正权利人之角度看,若存在其多个真正权利人A、A1、A2,且仅有A之权利已公示,则经过公示的A之较未公示之A1、A2可优先保护,故称公示优先原则(占有/登记)优先原则。

3.若在诉讼前,B已将W交付予C,因为A、C双方取得占有W均是同等合理的,根据社会成本最小化原则,与其付出成本改变现状至同等合理之另一状态,不如保持现状,由占有人C继续保持占有,这里有社会效益最大化原则、现状优先原则。(对已取得占有的C之权利予以优先保护,故称占有优先原则。上述原则与现有物权理论中的“善意取得”制度一致。)

4.若该特定物原本由A持有多年,对其具有某种特别纪念意义;或者A之债权比例更高,对特定物占有更大之份额;或如前文所述已取得实际占有等等,则A属于物之密切联系人,由其继续保持占有较为合适,故称最密切联系原则、现状优先原则。

5.特定物W非常符合C之某些迫切需求或特殊需求,或对其具有某种特别纪念意义,由C取得具有更大的效用,故C往往也愿意出更高之价格甚至溢价补偿对方,故由C优先取得,这里有社会效用最大化原则、出价高者得原则。

6、A之权利系之前从B处按市场价格购买取得,而C与B关系较为亲密,财产相对混同,B才会以较低价格转让或无偿赠予C,应优先保护关系较为疏远、且出价格较高的A之权利,这里有远利优先原则、出价高者得原则。

总之,上述各原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且是综合起作用的,需要法官根据具体情况综合判断。所以,上述第3种情况中的善意取得制度也不是绝对的规则,例如若原权利人A与特定物具有密切联系和更大效用,其也愿意出较多的溢价补偿第三人C,且转移占有的履行成本不高时,法官就可以根据社会效用最大化、最密切联系和出价高者得等原则,判决由A取得占有特定物。

对上述情况进行综合分析,会发现A享有经过公示(取得占有)之权利、或C取得占有后之权利均为绝对物权;而A1、A2未经公示之权利,以及C尚未取得占有之权利,均为相对物权。在上述情况中,绝对物权总是优先于相对物权受到保护的,这与我们现有物权理论中“物权优先于债权”是相一致的。


参考文献

[1]陈华彬.物权法原理.北京: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1998

[2]梁慧星.中国物权法研究.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

[3]沈宗灵.法理学.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

[4]孟勤国.占有概念的历史发展与中国占有制度.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3

[5]谢在全.民法物权论(上册).台北:台湾五南图书出版社,1995

[6]李湘如.物权法.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3.

[7]王利明.物权行为若干问题探讨.中国法学,1997,6:58-60

[8]赵相林.国际私法.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

[9]马俊驹、余延满.民法原论.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9

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技术支持:广州昊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2-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粤ICP备1500317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