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论民事强制执行中被执行人的人权保障

作者:衡阳铁路运输法院 邓雁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5-01-28 浏览次数:12767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摘要]  随着我国“人权入宪”的推行,司法制度越来越彰显对基本人权的保障,民事强制执行制度也开始关注执行中人权。但是目前我国有关民事强制执行的相关规定更加注重的是实现法律文书的裁决内容,保障债权人的利益,而在某种程度上忽略了被执行人的基本人权保障。本文试图从民事强制执行中被执行人人权受到侵害的几种主要情形入手,探究被执行人人权保障缺失的原因,进而提出完善人权保障的几点意见。

[关键词]  民事强制执行;人权保障;执行救济

所谓人权,是指社会公民获得正常生存和发展所必须的社会条件和行为能力。2004年3月,我国将人权正式写入宪法,人权保障也越来越受到重视。然而,在司法实践中,作为案件发生率高、涉及面广的民事案件,其人权保障方面的问题却少人问津,尤其是民事强制执行中被执行人的人权保障问题,更显突出。

一、民事强制执行中被执行人人权受到侵害的主要情形

(一)把人身作为执行标的。现实中执行机关常常对没有履行法律文书义务的被执行人进行拘留、判刑,这是违反法定程序和人权精神的。这种做法实际上是把人身作为执行标的等同于因妨害执行行为而对被执行人采取强制措施等同起来。毫无疑问,二者有本质区别。前者是因为被执行人没有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后者则是因为妨害了民事执行的进行。如拘留本是民事执行中最严厉的强制措施,我国民事诉讼法第241条[1]规定了执行中能够对被执行人实行拘留的条件,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采取强制措施是因为其妨害了民事执行的进行。但在实践中,在民事强制执行中,经常会出现把被执行人的人身作为执行标的的情形,以限制人身自由的形式来迫使被执行人履行义务或来代替对义务的履行。如有的法院顶不过申请人“关人出气”的“压力”,往往把拘留当成对申请人的“安慰剂”[2],甚至采取对被执行人连续拘留、夫妻同时拘留的做法;有些法院执行人员在执行时则不考虑被执行人是否属“老弱病残”,是否有执行能力,直接强制被执行人至法院,采取种种手段迫使被执行人打电话筹钱“赎人”。我国法律和文件多次明确和重申禁止对人身进行执行,这种罔顾法律、随意剥夺被执行人人身自由的做法侵害了被执行人的基本人权。

(二)人身属性强的财产未纳入财产豁免的范畴。我国民诉法第243条规定,执行应当保留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生活必需的财产[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5条[4]也明确了对于被执行人及其扶养家属生活必需的八类财产法院不得查封、冻结和扣押,体现了强制执行中对被执行人基本生存权的保障。但实践中由于法律语言的模糊性和不确定性,对民事强制执行中的生存权、必需品价值判断会因时因地因人而异。如对于有宗教信仰的公民来说,用于“祭祀、礼拜”的宗教物品就是他们的生活必需品,但我国现行的民事强制执行法及司法解释都没有将其规定为不得执行的对象。另外,对于一些人身属性很强的财产,如失业救济金、工伤赔偿金、军人专业费等也没有作为执行豁免的对象。笔者认为,这是与保障人权精神背道而驰的。

(三)经常使用“集中执行”模式。实践中,为提高执行率,法院在执行中经常使用大规模“运动式”的集中执行模式。“零点行动”、“执行风暴”等执行方法经常被使用[5]。这些做法确实可以震慑到被执行人,使其快速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在短期内提高法院的执行率。但这些粗放的执行方式所隐藏的弊端也不容忽视。首先,在实践中,一些法院违反法定程序,派出的执行人员往往是没有执行资格的。其次,不管上班、下班,不管白天、黑夜,“集中执行”模式下执行人员经常突然袭击[6],这无疑会侵犯被执行人的隐私权和休息权。更有甚至,一些法院的执行人员在传统节假日或被执行人家的婚丧嫁娶上突然抓人,也激化了被执行人的情绪,深化被执行人对法院的敌视,更不利于法院执行。

(四)乱执行的现象客观存在。执行本是一项有法可依的活动,但在司法实践中,有些执行人员无视法律的存在,要么执行过度,把不该执行的财产予以执行或不该采取强制措施的财产采取强制措施,要么违反法定程序进行民事执行。这些行为都损害了被执行人的合法权益,侵害被执行人的人权。

二、被执行人人权保障缺失的原因

(一)立法上存在不足

1.法律和司法解释存在漏洞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社会文明的进步,人权越来越得到人们的重视。2004年人权入宪更是中国人权发展史上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我国的民事强制执行法律及有关司法解释也越来越关注公民的人权保障,保障公民的生存权等基本权利。但是由于法律的缺失,一些本应该由民事强制法和司法解释规定的被执行人的基本人权却没有受到保障。首先,前文提到对于有宗教信仰的公民来说,用于“祭祀、礼拜”的物品就是他们的生活必需品,但我国现行的民事强制执行法及司法解释只规定了八类可以获得执行豁免的财产,并没有将宗教物品规定为不得执行的对象。其次,对于一些人身属性很强的财产,如失业救济金、工伤赔偿金、军人专业费等也没有作为执行豁免的对象。再者,我国法律对民事强制执行的时间规定上还需进一步明确。

2.被执行人的人权保障立法上存在结构性缺陷

我国对民事执行的规定是散落在各个法律法规中的,没有进行单独的立法。我国关于民事执行的规定也大都以司法解释的形式来确立。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强制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正确适用暂缓执行措施若干问题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等等。由于司法解释的效力相对于法律而言,等级较低,并且司法解释中关于民事执行的规定也较为粗糙,常常会出现民事执行人员“无法可依”的情形。我国民事强制执行立法上的这种结构性缺陷,致使司法实践中对被执行人人实体性人权保障力度不够,直接影响到被执行人的人权保障。

(二)程序虚无主义严重

当国家法律对有关程序原则和规则作出明确的规定下,程序规则的执行者应该无条件遵守,如果程序执行者违反了法定程序,则可能会侵犯当事人的程序权利,进而侵犯到当事人的实体权利。然而,在我国现有的有关民事执行的法律和司法解释中,几乎没有对执行者违反程序如何处罚的相关规定。即使《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纪律处分办法(试行)》中有涉及到该方面的条款,但执行人员受到处罚也是以直接侵害被执行人的实体性权利,或者是同时侵害被执行人的实体性权利和程序性权利为前提的[7]。也就是说,如果程序执行者损害了被执行者的程序性利益,不按法定程序进行强制执行,只要没有出现结果不公正,那么程序执行者就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这种典型的程序虚无主义观念使得民事强制执行人员只以达成执行任务为宗旨,而不会考虑执行手段是否正当,社会效果是否令人满意。

(三)相应的执行救济制度并不完善

执行救济制度本身是为了维护被执行的权利而设计的。当执行机关作出不法行为,被执行人就可以依执行救济制度来维护自身的权利。但是我国现行的民事强制执行制度中对被执行人救济方面的内容规定得很少。主要就是民事诉讼法第225条[8]、227条[9]规定的执行异议以及233条[10]规定的执行回转。并且第225条没有将明显不合理的执行行为纳入可提起异议并复议的范围,笔者认为仅仅把违法执行行为作为执行异议的事由涵盖范围过于狭隘。另外,因执行者非法执行或者不当执行,造成被执行人财产损害的,能执行回转的,可以执行回转,但是无法回转的,是否可以由国家进行赔偿,笔者认为,应对此进一步予以明确规范。

三、完善被执行人人权保障的构想

(一)完善执行立法

1. 制定单独的强制执行法 

我国目前采取的立法体例是将有关民事强制执行的规定汇编于民事诉讼法中,这也是大陆法系国家普遍采取的一种立法体例。另外还有两种常用的立法体例,即单独制定民事强制执行法以及将民事强制执行法律同其他规范混合立法。这三种立法体例都有各自的优点和独特价值。像第一种将民事强制执行汇编于民事诉讼法中,可以节省立法资源;单独制定民事强制执行法这种体例可以更加体现执行程序的重要性,更好地规范目前执行方面存在的种种问题;采取混合立法的这种体例可以更好地使民事强制执行程序与其他关联程序有效的结合起来,做到最大限度地发挥民事强制执行程序的价值。

基于前文分析,结合我国民事强制执行的现状,笔者认为我国应该单独制定一部民事强制执行法。首先,我国实践中出现的许多执行问题迫切需要一部专门的法律来规范,更好地来指导执行工作。其次,这种单独立法的体例实质上更节约立法成本。如果只是靠修改民事诉讼法把实践中出现的种种执行问题规范下来,工程量更为庞大。最后,这种体例有助于加深广大公民对民事强制执行的了解与认识,有助于法制宣传,让公民牢固树立程序意识及维权意识,更好地发挥出民事强制执行程序的作用。

2.从立法上细化和落实对被执行人的人权保障

第一,严禁把人身作为执行标的。1955年12月,黑龙江省桦南县人民法院就发生过在进行强制执行时羁押被执行人,而致被执行人死亡的事件。事后最高院就该事件专门发文,强调严禁把人身作为执行标的,强制执行的对象只能是财产而不能是人身自由。人民法院采取强制措施是因为被执行人有履行法律文书的义务而拒不履行,阻扰强制执行程序的进行。同时,如果被执行人有过激的反抗行为并且可能构成犯罪时,执行人员可以依刑事处理[11]。这是我国法律第一次正式规定禁止对人执行。随后,最高人民法院又在1984年《关于贯彻《民事诉讼法(试行)若干问题的意见》[12]、1992年《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13]中明确指出,强制执行的标的应当是财物或行为。[14]我国法律从未规定把人身作为强制执行的标的,只是在司法实践中一些执行机构把对人身的执行与实施惩罚妨害民事执行行为的强制措施等同起来。所以,在我国强制执行立法中可以增加不予拘留的明确的规定,以解决实践中执法不一的情况。

第二,建立限制执行时间制度。所谓限制执行时间制度,就是执行机关应该遵守法律的规定,在规定的时间内实施执行行为,只有在履行法定程序后,才能在非正常执行时间内实施执行的制度。对此,很多国家都有明确的禁止性规定。如瑞士规定的强制执行时间,就排除了企业的营业时间、国家的法定假日及星期日。这样一来,可以保障被执行人的生活安宁权不被打扰。对此,我国可以在强制执行立法中,借鉴国外的经验,明确规定在传统和重大节假日等及双休日不得进行强制执行,否则就以侵犯当事人的人权处理。在平时,执行人也不能半夜搞突然袭击,闯进被执行人家里进行强制执行。遇被执行人家里婚丧嫁娶或其它特殊事情,如家人重病,也应该暂停执行。这也是基于基本人性及善良风俗的考虑。

第三,完善执行财产豁免制度。我国《民事诉讼法》第243条、244条,均规定执行法院在处置被执行人财产时,应当保留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的生活必需品和生活必须费用。此外,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5条中也明确了对于被执行人及其扶养家属生活必需的八类财产法院不得查封、冻结和扣押。但仅仅把这八类财产作为执行豁免的对象范围太过狭窄。笔者认为,宗教祭祀用品、政府发放的失业救济金、因工伤事故、交通事故受偿的医药费、军人的专业费和退伍费等,这些财产都是带有明显的人身属性,应该纳入执行财产豁免的范畴。

(二)加强执行监管

1.增强执行人员的审执并重意识及人权保障理念

审判与执行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审判裁决为执行提供了执行依据,而执行又保障了审判裁决的实现。二者之间是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因此,作为民事执行人员应该增强审执并重意识,应该充分认识执行程序所蕴含的价值与功能,在正确的执行理念的指导之下,运用正确的方法,认真有效地实现实体中的权利义务关系[15]。执行主体不应该单纯为了完成执行任务而不顾及执行程序,重审判而轻执行。另外,树立人权保障理念对执行机关乃至整个社会也是至关重要。毫不夸张地说,民事执行中被执行人的人权主要靠执行主体来保障。执行主体是否公正执法、是否遵循人权精神将直接影响到被执行人的人权。执行人员要在实践中树立起人权保障理念,不要只一味地追求法律效果而忽略了人性。

2.加大对执行人员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 

如前文所述,我国现行的有关民事执行的法律和司法解释中,很少有关于民事执行者违反法定程序时法律后果的规定。即使要追究责任,也是已经“造成不良影响的”、“造成较大损失的”、“造成严重后果的”。只有当执行者直接侵害执行相对人的实体性权利,或者是同时侵害执行相对人的实体性权利和程序性权利时才有可能受到惩罚。这样的规定不利于让执行人员树立责任意识。执行人员感受不到“压力”,就不会谨慎用权,也就不利于控制实践中出现的乱执行现象。所以,笔者建议,应该要把民事强制执行中执行者的责任、违法行为的处罚措施用法律的形式明确细化,必要时,对某些违反法定程序的执行行为加大处罚力度。

(三)完善执行救济

在执行实践中,执行人员的违法执行行为和明显不合理的执行行为时有发生。对此我国现行民事诉讼法规定了执行异议、执行回转制度来救济被执行人,从程序上进一步加大了对被执行人的合法权益的保障。但是笔者认为仅仅靠现有的救济途径还不够,还可以考虑从以下两个方面考虑完善执行救济:

一方面,可以在民事诉讼法第225条中增加一款,将明显不合理的执行行为纳入可提起异议并复议的范围;另一方面,建立和健全国家赔偿程序。这也是完善执行救济制度的重点。在民事执行过程中,如果执行者存在过度执行或怠于执行的行为,被执行人有权要求国家赔偿其因执行者的不合法或明显不合理的执行行为所造成的损失。如实践当中存在的执行人员违反法定程序处分标的物,超标查封等都应该可以寻求国家赔偿。同时,我国《民事诉讼法》第233条和《执行规定》第109条规定了执行回转制度,笔者建议,执行中损害被执行人财产利益的执行行为,能执行回转的,应执行回转,无法回转的,国家应予以赔偿。

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技术支持:广州昊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2-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粤ICP备15003176号-2